寒朗,字伯奇,是东汉永平年鲁国薛地的人。

永平年间,以谒者的官职暂时署理侍御史,与三府属官一同审理楚地颜忠、王平诉讼的案子,口供牵连到隧乡侯耿建、朗陵侯臧信、护泽侯邓鲤和曲成侯刘建。耿建等人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人。这时,显宗十分愤恨,官吏们惊骇不安,一切牵连到的人,一概深陷其间,没有敢为他们求情以得宽恕的。寒朗为他们的委屈而感到哀痛,就单独试着问颜忠、王平有关耿建等人容貌的工作。他们两个人匆促惊遽不能答复。寒朗知道其间的奸滑,所以上书说耿建等人不是凶恶之人,只不过是被颜忠、王平诬害罢了,置疑全国无辜之人大多与此相似。皇帝所以就召寒朗入宫,问他说:“耿建等人即便像你说的这样,颜忠、王平为什么要牵连他们呢?”寒朗说:“颜忠、王平知道自己所犯的罪责不行宽恕,因而就胡乱检举,期望以此标明自己。”皇帝说:“即便像你说的这样,四侯没有罪,你为什么不早奏,致使案子连续这么久拘囚到了现在?”寒朗答复说:“我尽管审理此案没有发现他们违法的现实,但是忧虑四海之内还有揭露的人,因而没有及时上奏。”皇帝大骂,说:“官吏不坚定不定,怀有他心,赶忙拿下。”左右的人正要把他拉下去,寒朗说:“期望说完一句话再死。小臣不敢诈骗,只想协助国家罢了。”皇帝问:“谁和你一同写的奏章?”寒朗答复说:“我自知罪该灭族,不敢玷污他人,的确期望陛下您觉悟罢了。在详细询问犯案的人时发现,他们都说的是妖恶的大事,这也是臣子憎恨的工作,现在叫他们出去,不如叫他们在里面,这样今后就不会遭到责罚。因而,拷问一个牵连出十个,拷问十人牵连到百人。公卿大人们朝会,陛下您问咱们得失,大臣们都长跪着回复,原有的律制,大罪祸及九族,陛下您大恩大德,仅仅处罚到违法者自己,全国十分走运。比及大臣们回到家,口中尽管不说,却在屋内暗自仰头叹气,没有人不知道委屈,但是没有人敢违逆你。我今日陈说的,即便死了也不懊悔。”皇帝的神色平缓下来,就叫寒朗出去。

过了两天,显帝亲身摆驾洛阳监狱检查囚犯,清理出一千多人。

后来,王平、颜忠死在监狱中,寒朗就把自己关押起来。正赶上皇帝赦宥,免除官职。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