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绚烂海滩原创著作,禁止转载)

今日的三国成语故事见于《三国演义》第十五回,发作在孙策委身袁术门下之时,相关人物分别为袁术、孙策和吕范。原文如下:



术甚爱之,常叹曰:“使术有子如孙郎,死复何恨!”因使为怀义校尉,引兵攻泾县大帅祖郎取胜。术见策勇,复使攻陆康,今又取胜而回。当日筵散,策归营寨。见术席间相待之礼甚傲,心中抑郁,乃步月于中庭。因思父孙坚如此英豪,我今流浪至此,不觉放声大哭。忽见一人自外而入,大笑曰:“伯符何以如此?尊父在日,多曾用我。君今有不决之事,何不问我,乃自哭耶!”策视之,乃丹阳故鄣人,姓朱,名治,字君理,孙坚旧从事官也。



策收泪而延之坐曰:“策所哭者,恨不得继父之志耳。”治曰:“君何不告袁公路,借兵往江东,化名救吴景,实图大业,而乃久困于人之下乎?”正协商间,一人忽入曰:“公等所谋,吾已知之。吾手下有精壮百人,暂助伯符一马之力。”策视其人,乃袁术谋士,汝南细阳人,姓吕,名范,字子衡。策大喜,延坐共议。吕范曰:“只恐袁公路不愿借兵。”策曰:“吾有亡父留下传国玉玺,以为质当。”范曰:“公路款得此久矣!以此相质,必肯出动军队。”



依照小说的情节开展,孙坚被射杀后,孙策投靠了袁术。袁术先后让其与祖郎和陆康交兵,孙策均取取胜利。但袁术对孙策情绪高傲,令孙策十分愤慨。这时,父亲孙坚的旧部朱治提出脱节袁术进军江东的主张,袁术的谋士吕范恰巧赶到,也表明乐意协助孙策。两人的主张另孙策十分高兴,他提出将父亲孙坚留下的传国玉玺作为典当,袁术必定借兵给自己进军江东。孙策的方案公然成功,袁术一见传国玉玺,马上容许借给孙策战士三千人,战马五百匹。孙策也因而得以进军江东,并在短短数年时间里占有了江东六郡。



本文要介绍的成语,是文中说到的“放声大哭”, 意为铺开声响大声的哭。这句成语的最早出处已不可查,但应该很早便现已呈现。



小说中说到的这段孙策向袁术借兵进军江东的情节,在前史上确实发作过,但进程却截然不同。依照小说的描绘,孙策是用传国玉玺作典当才借到三千战士和战马五百匹,而在实在的前史中,传国玉玺在此之前就现已被袁术抢走。据《三国志•孙破虏讨逆传》注引《山阳公载记》称:“袁术将僭号,闻坚得传国玺,乃拘坚夫人而夺之。”可见孙策借兵与传国玉玺并无联系。



已然袁术借兵给孙策与传国玉玺毫无联系,那么袁术为什么借兵给孙策呢?这与其时扬州区域的杂乱而紊乱形势有着很大的联系。袁术占有淮南后,活跃向扬州开展自己的实力,并录用故吏惠衢为扬州刺史,妄图将朝廷录用的扬州刺史刘繇赶开。但惠衢却很不争气,与刘繇交兵数年都难以取胜。眼看自己对扬州的图谋难以实现,袁术心中十分着急。就在此刻,孙策及时站了出来,自动请缨要求协助袁术平定江东。



据《三国志•孙破虏讨逆传》注引《江表传》载,孙策通知袁术:“家有旧恩在东,原助舅讨横江;横江拔,因投本乡召募,可得三万兵,以佐明使君匡济汉室。”孙策的这番表态,令袁术左右为难。自从孙策委身自己后,屡立战功,袁术却一直在防范孙策,既不偿还孙坚的旧部给孙策,也不让孙策把握实权,只想让骁勇善战的孙策持续做自己的炮灰。孙策关于袁术的做法十分愤慨,早就想脱离袁术自立门户。关于孙策的主意,袁术心里也十分清楚。孙策提出出动军队江东,袁术心里很不甘愿。但他又以为扬州刺史刘繇坐镇曲阿,王朗镇守会稽,单凭孙策的力气难以占领江东,“故许之”。



因而,当孙策进军江东之初,袁术并没有给予多大的帮助。据《三国志•孙破虏讨逆传》载:“术表策为折冲校尉,行殄寇将军,兵财千余,骑数十匹,来宾原从者数百人。”单凭这点力气,确实难以抵挡刘繇。幸亏孙策有备无患,早就和舅舅吴景商议好。当孙策来到历阳后,吴景供给了数千军力,老友周瑜又及时供给了兵员和粮草,这才让孙策有了一支五六千人的部队。至此,江东之战迸发。

参阅书本:《三国志》、《三国演义》

推荐阅读